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详情

2020-02-14 21:51:44 来源:365bet-365bet体育在线投注-365bet官网 浏览次数 22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这块电竞金牌里,你有没有看到自己曾经的梦想?

  本次亚运会电竞项目的比赛场馆,位于雅加达东北部靠近海边马哈卡广场的一座商厦当中,二楼的电竞比赛是由一座篮球馆改建的。

  据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电竞是表演项目,还不适合进驻主场馆,考虑到周围有商圈,能吸引人气,距离亚运村不远,就选择在这里举行。

  这个场馆比较小,只有400多个坐席,整个场地侧面座位都空着,主要都是打着国旗的中国和韩国电竞迷。

  记者了解到,由于雅加达的线上出票系统出了点问题,所以到现场观看的观众并不是很多。

  在印尼,手游比PC端电子竞技火。想在现场看一场电竞决赛还是很便宜的,只要100元人民币。

  比国内便宜,国内票价200到800元,还很紧俏。

  追随中国队来到现场的电竞迷professor figo看比赛的时候,还得不停通过微信向小伙伴语音直播比赛实况。

  他说,国内没有直播,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让朋友过过瘾了。

  腾讯公共政策部余睿超也告诉记者他吃了误伤:这样的大赛没有直播,天天被骂。

  余睿超认为,四年后杭州亚运会举行电竞正式比赛,场馆、赛事组织、人群都没问题。

  “电竞有属性的,杭州大学生多,又有互联网之都先发优势,还有电竞小镇。这个项目群众基础太好了,市场也非常广阔。4年后电竞项目必会在杭州亚运会引爆。”

  电竞产业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饱受争议,很多人认为从事电竞的人是网瘾青年,被家长视为洪水猛兽。但随着社会观念的变化,电竞的体育特性正逐渐被大众所接受。

  作为游戏产业一个分支,由于电子竞技的很多特征与传统体育竞技项目类似,这两年正在逐渐为竞技体育行业所接纳。

  早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前,韩国就曾希望将自己的优势项目电子竞技纳入亚运大家庭中,但这一提议并没有被通过。

  一直到2017年4月,电竞才真的和亚运会有了关联。

  当时亚奥理事会宣布,电子竞技将作为表演项目加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和2022年杭州亚运会,接着又确认电竞进入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这才有了电竞如今的初登场。

  的确,经历多年发展后,电竞已成为一代年轻人喜好的竞技体育项目。数据统计,2017年全球电竞观众数量达到22亿。

  根据《2017年中国电竞发展报告》的数据,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为2.6亿人,30岁以下的电竞粉丝在整个群体中占比高达53%,而且该群体的消费能力处于不断增长的状态,这使得电竞未来的发展广被看好。

  腾讯公共政策部余睿超给记者介绍说,在中国的LOL每月活跃用户达到1亿,电竞比赛现场比雅加达火爆多了。

  2017年年底,《英雄联盟》S7世界总决赛在北京鸟巢举行,4万人观赛,一票难求,通过各种直播观赛人数超过一亿。

  上海梅奔中心的电竞比赛,上万观众席也是场场爆满,黄牛票炒到上万元。中国电竞联赛的竞技性、观赏性完全不输给传统体育。

  更为难得的是,许多电竞项目赛事展现出来的竞技性和观赏性已经超越了很多传统赛事。

  基于网络传播,赛事的传播性和覆盖面是全球化的;电竞产业的快速发展,使得包括选手、教练和主播等在内的从业者大增,产业链快速完善,无论产值还是影响力都超越了很多传统体育赛事。

  Uzi:希望能够向怀疑我们、误解我们的人证明

  今天的《英雄联盟》亚运总决赛现场,许多粉丝都是冲着简自豪(Uzi)来的。

  有意思的是,就是这位中国队长在新浪微博发起的“中国健儿加油棒”活动中,以极大优势高居第一,将孙杨、朱婷等传统体育明星遥遥甩在身后。

  在习惯于使用网络的年轻人群中,电竞明星的超高影响力令人难以置信。

  Uzi在最近接受央视采访中,笑称自己以前偷着跑去打游戏,家长抓到就会打。

  他自诉中表示,“电子竞技在中国承载了很多年轻人的梦想,此次能够进入亚运会,我希望能够向怀疑我们、误解我们的人证明,电子竞技也是体育的一部分。我希望能用自己的故事告诉你们电子竞技和游戏的区别。”

  Uzi的经历,其实这也是大多数人经历过的事,那时网络游戏如同妖魔,要是被家长抓到去网吧打游戏,被打可能还是最好的结果了。